今天貴州省開始中考。銅仁市印江縣的一些學生則無緣考試。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,為完成中職招生任務,當地一些中學出現根據摸底考分數自行劃線、排名,勸退排名靠後的學生不要參加中考,並“動員”他們就讀中職。(6月20日《新京報》)
  學校一個教書育人、塑造人類靈魂的聖地,卻玩起了自行劃線逼著學生選擇上中職或是回家的“鬼把戲”,變相剝脫了學生參加中考的權利。這不僅僅是一種權力越位,更是一種變相掠奪。是犧牲他人利益的自我成就,充滿了自私與荒謬。鎖教室門、說難聽的話、搬走課桌椅……這樣的市井小人所為走進校園和課堂,試問,這還是在教書育人嗎?這樣的學校和老師又能夠教出帶出怎樣的好學生?
  無論從監管的角度上來說,還是從招生推薦制度的設計來看,印江縣教育主管部門肯定有著逃脫不了的責任。一面是學校反映的招生不力會挨批,會影響評優考核甚至被約談;一面教育局又回應說變相趕走“差生”也不能評優,前前後後都是靠著簡單的考核手段來指揮,政績思維的作祟之下,也難免不倒逼著學校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來,從而使出歪招、損招、怪招。
  實際上,上中職與參加中考本身並沒有衝突,關鍵是學校為什麼不讓學生參加中考,除了為完成中職招生任務,可能還與升學率有關,而這個升學率又是一項對學校考核,衡量一個學校好壞的重要指標。
  考核並沒有錯,但是不能什麼問題都用考核方式來解決。把招生任務攤派給學校的變態考核,只能是把學校逼進為了完成任務而不擇手段的死衚衕,最後傷及無辜的很可能是學生。同時隨便上個什麼學校都算入學的偽升學率也證明不了什麼,只有能夠培養出品學兼優的學生,家長和學生都認可的學校才算是一所好學校。
  凡事不能為了考核而考核,非得把學校分出個一二三等來,這樣只能是加劇社會上的擇校競爭,於教育而言沒有任何好處。學校的工作是教書育人,沒有幫助上級教育部門完成招生任務的責任,你招不上人只能證明你的制度落實、政策宣講等工作方面有問題。上級教育主管部門都完成不了的任務,又憑什麼攤派給下麵學校。簡單攤派,拿評先說事,拿約談唬人,如此變態的考核當休矣。
  文/刁志超  (原標題:阻“差生“中考都是變態考核惹的禍)
創作者介紹

it37itdpg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